2015年06月17日

我終於明白了人生若只如初見



這一年,同學們都會說現實,什麼理想,它已像這雨滴被現實這陽光蒸發得虛無縹緲。一句,其實現實就這樣,難免透著悲涼。我不知道是我太敏感,還是我同這存在太大反差。一定有很多人跟著同化,這種同化是對你理想棱角的磨滅,對你心靈的拷問。當然,我們都會認為理所當然。我不由得想知道到底是什麼讓我們這麼不堅定。那時我們敢拍著胸脯談理想,說著未來眼裏煥著光。現在,我們只會說一句甚至一個詞現實。我很遺憾,甚至很悲痛自己,因為說的是現實卻不是實現。
  
  
這一年,我們都背著一大包準備著離開。而我們卻都站在了那裏,神色凝然,是離別的痛楚,是情誼的不舍,還是不知何去何從。我們久久的站在那,觀望著行人,望著望著,卻沒了雨聲的淅瀝,只有雨滴的纏綿,纏綿著那雙迷茫的雙眼。是動情的哭泣還是幡然醒悟的熱淚。說著告別的語言,抱著無所謂的態度,我們都知道,生活的一座大山在向我們壓來,那麼突然,有點不知所措的感歎。走吧走吧,人總要學著長大。
  
  
我清楚的明白,我們背著的這一包什麼都沒有,只是一個空空的行囊。想著想著,雨聲漸漸停息,冬日的陰霾還在,我做個夢去把握的理想抓回來。而整日徘徊在夢裏面,什麼能實現,再多的美好,也像在露珠映出的影像,一觸即碎。這個夢卻如此的與大學相似,如此相似。然而我們都是醒後才發現。如果你還在其中,那麼,抓著的你理想帆船,趕緊醒來,不要過晚,太晚,同化的小鬼會把它侵蝕不全。要夢實現,最好的方法只是醒來,儘早醒來。
  
  
雨聲的纏綿,帶著幾絲喜歡,漸行漸遠,我站著,看著冬日的花草,在雨滴的滋潤下蘇醒,心靈的塵埃在雨滴的洗禮下褪盡,理想的帆船在雨聲的伴隨中到達實現的彼岸。我們要理解現實要理解生活,但我們不應該把現實當做藉口當做死神。我們應該只把實現當做神靈。像雨聲一樣淅淅瀝瀝。。。。。。
posted by grgwds at 15:59| Comment(0) | dr max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4月17日

眷戀情人

今生今世我們能在一起嗎?這可真是很大的謎,相愛容易,相見難。苦哇?真是苦於上青天。為何?自曉知,哪有不清的道理。心知肚明,就是不敢相見,真是難上加難。愛情真是倆小無猜,而今卻猜開了,好苦!真的叫你苦不堪言,有口難以分述。守著你清涼涼的聲音在月光下回繞著,那樂不思蜀的愛,在夢裏遞搨。就象磁片在電腦空間旋轉著你的影像,你來去的身影是那麼活靈活現,我象在構築那 些身臨其境的夢幻,連帶著你的美,在我的電腦裏旋轉鋪排。

你乖巧清秀的樣,如清K的月光在流淌,癡疑的,恣情的,是那麼的地老天荒的出現。我真情的眷戀, 就那樣歇斯底里的出現,我怎能忘記你,我心中的宜蘭。我真想成為人間第一個懂得愛的唯一一個情人,可是那磁帶就象在轉了又轉,也找不到答案。我在不停的問我自己,是不是惹得窗前那只百靈鳥在深情的呼 喚,我心有筆觸的想,那亢奮的想念,鱗次櫛比的出現,就象我心的宜蘭,就在我的身邊。斷腸的想念,只能是屈指可數,我對著那茫茫的天,說不出半句怨言,誰 讓我離開,誰讓我不精心構築,那難於上青天的愛,就這樣被擱置在遙遠,只有想的份,卻夠不到你的臉。

我在默默凝望自己在月下棉思的模樣,好孤苦又孤單,就象在孤崖邊,看到你的臉,卻無法去觸,去摸。你那羞紅的頰,那愛的癡情穀,就幻影在我的面前。 我象一只瘋掉的獅子般,一下撲向你,而你卻不躲不閃,可誰知我一下什麼也沒有抓住,一下跌入峽谷,所有的夢都在這一刻間清醒,失足在孤崖裏,那荒古的欺 淩,直彼我的頭端,我無法爬出那個沼澤,就象疼痛遍身都是,鮮血淋漓,憐恤在哪里?
posted by grgwds at 12:33| Comment(0) | dr max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2月06日

純白無暇的暗戀

班裏的語文課代表,每次我都盼望這她收作業本,我可以近距離的看到她的臉聽到她的呼吸,膽怯的我見到女孩說句話就會臉紅,與女孩們的關係是渭分明。她會和我說話:“該交作業本了。”已經忘記了很多事情,但兒時的那段戀愛經歷卻如刀一般刻進我的內心,即使現在回味也是清晰明朗蕩起陣陣漣漪。那時候的我天天都很幸福快樂,因為喜歡她每天又可以見到她。但我由於不善表達和害羞,最總沒有表白。只是靜靜的暗戀著、幸福著。

畢竟那是兒時純白無暇的暗戀,藏在心中亦是另一種風景。那時候我學會騎單車了,家中的老鳳凰牌自行車。騎車的時候我都會不時的想著她,那個季節時夏天流行一首歌“東西南北風”,那是愛情的風第一次刮進我幼小的心靈。讓我愛上你其實沒什麼道理,明明知道不可以。讓我痛苦為了你,讓我快樂為了你……這首歌伴隨了我一個漫長的夏天,幸福持久。後來她去外地上學了,我也要生初中了。這段愛戀隨著我的升學而融化在了心裏。上大學後又一次放假回家,在老家的路上我看到了她。跟印象中的她沒有太多的變化。她似風一般從我的身旁走過,正如當年的的那首“東西南北風”!

上大學後,我一直未曾談過戀愛,都說大學的校園生活是幸福的。但沒有戀愛的大學生活總是乾癟癟的沒有味道。看到人家成雙入對的我和寢室裏兩個同為光棍的兄弟豔羨不已。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轉眼已經到了大四,單身的依然單身,成雙成對的依然在一起。這或許是命運的安排!大學裏面不缺少帥哥美女,大學裏也不缺少單身的貴族。或許這是平衡的吧?誰不會經歷一兩場難忘的戀愛經歷呢?刻骨銘心、依依不捨!當然有時候時畫餅充饑的自我安慰及幻想罷了!

大四的時候我做起了兼職,在一個飯店當服務員。不為掙錢,不為鍛煉自己。大學的空虛散漫還是讓我有了忙碌起來的衝動!在飯店幹了一段時間,飯店裏來吃飯的同學很多都認識我,也有一些老師!我倒覺得這種生活挺有趣味,總比枯燥無聊的校園生活充滿更多的生機吧!我的一個學妹,大二中文系的。她也做兼職和我在同一個飯店,我來的比她早,所以處處會幫助她,飯店比較忙碌、吵雜總是亂亂的。我穩重的學哥風範多少讓他有些安全感。我們是按點做工的,應算鐘點工。學妹比我小還是女孩願意來飯店還是令我佩服不已,閑的時候我們會聊天,有時我還會班門弄斧的在她的身邊做做詩。

她中文肯定比我好很多啊!還有一個她寢室的女孩叫明月,長得很漂亮、乾淨。我們在閑時還是打發了不少無趣。學妹讓我唱一首哥,因為她認為我的嗓音很獨特。特別適合唱一首歌“單身情歌”這首歌我不陌生,初中時很流行,但她們聽這首歌應在高中了。我歌詞不記得了,調還是能找到。唱的還是那調歌詞卻連貫不上了,我抱歉的笑笑,或許這首歌裏還有她的情愫在裏面!
dermes cps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dermes 激光脫毛
最好脫毛中心
Dermes價錢

posted by grgwds at 13:05| Comment(0) | dr max |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